跟著貝爺學「特種部隊野外求生」?包你死更快

2019年05月08日     14,441     檢舉

作為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被親切稱呼為「貝爺」的貝爾·格里爾斯在紀實節目中展現出了強悍到脫離實際的野外生存能力

生吃腐肉、從動物糞便里擠水喝都像家常便飯一樣。除了飲食以外,經常在明顯還有別的穩妥行進路線的時候,選擇大高度差的跳躍、或者涉入不能清楚看見水底、流速又明顯很大的溪河中。

但誰要是真在野外沒腦子的亂學貝爾這些手段,更大的可能是死得更快;貝爾本人雖然是英國SAS部隊出身,但是他在節目裡的傾向

則完全和SAS的野外生存教材所強調的核心思想背道而馳。因為這些節目本身並不是嚴謹的教材,而是面向大眾的娛樂節目——它本身就是靠獵奇鏡頭來換取收視率的,因此貝爾必須始終用最極端的選擇來刺激觀眾。

圖:非要說SAS的話,正兒八經的SAS生存教材里,絕大部分內容都是在講授三點:

獲取乾淨的飲水和食物、保持乾燥避免體溫喪失、避免各類危險。真想要體驗下特種部隊的野外生存樂趣,就該進行嚴肅、完整的系統學習,並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逐漸嘗試實踐。

正常人在野外求生的情況下,絕無可能像貝爾在拍攝節目過程中那樣,擁有一個團隊的完整醫療和其它方面支持——按照醫學常識來講,貝爾每一次吃掉腐肉之類的東西,隨後必然要進行催吐和洗胃、服用藥物等一系列措施,以避免致病菌、病毒、寄生蟲的感染。當然在經過剪輯切換鏡頭的節目成品中,這些幕後鏡頭都是見不到的。

比如從寄生蟲來講,人類密集居住區里常見的寄生蟲只占自然界中的極小一部分,而這些常見寄生蟲目前能有效治療的又主要是寄生在消化系統中的類型——對付侵入肌肉和內臟的寄生蟲,目前醫療技術上並拿不出有效的方法。在野外的很多從未被醫療系統認識、研究過的寄生蟲,一旦感染更是根本沒有治癒的機會;而喝生水、吃生肉,將極大提高感染的機率。

「野外求ç」Ÿ 特種部隊」的圖片搜尋結果

而事實上在野外,獲取乾淨的飲水和食物、保持乾燥避免體溫喪失、如無必要和把握絕不貿然涉險,才是真正的求生之道。而亂吃不乾淨的東西、不能保持乾燥和溫暖,而運氣又不那麼好的情況下,只要一個晚上的時間就足以讓人因為腹瀉、痢疾、重症感冒並發而體力喪失殆盡——除非救援力量及時趕到,在野外這就可以說是必死的情況。

直到近現代醫療體系建立之前,古代的大規模徭役和軍事動員沒有一次不出現高比例的大規模死亡,遠距離的流徙發配常常被認為是有死無生,關鍵原因之一就是腹瀉、痢疾、感冒誘發肺炎等疾病沒有辦法控制——特別是在人處於長期疲勞,身體免疫能力下降厲害的時候。

圖:踝關節扭傷

很多人應該都經歷過,不妨自己想像一下,在野外一旦遭遇嚴重的關節扭傷,會使自己陷入何等不利的局面

除了疾病,容易導致受傷的行為同樣是野外求生必須儘量避免的。除了缺醫少藥極易導致傷口感染以外,關節、特別是踝關節和膝關節的損傷會大大降低人的行動能力,這在野外是非常致命的。因此沒有必要的從高處跳下、貿然進入看不清水底情況的溪流都是非常危險的事情——SAS自己的生存教材不止一次的著重強調過,如無必要,絕不涉水。

歸根到底,野外求生最核心的特徵之一就是容錯率非常低。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在野外沒有可靠的飲食、醫療、住宿條件支援,一旦遭遇傷病,很可能根本等不到恢復的機會。這一點不管是不是特種兵都沒有什麼例外,特種兵一樣是人,和普通人一樣的生理結構;盲目輕信以特種兵為噱頭的娛樂節目是非常不理智的事情——哪怕主角真的是貨真價實的前特種兵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