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成為主流文化會是怎樣?看看日本就知道了

2018年09月04日     2,519     檢舉

最近許多日本人突然意識到,身邊到處都是二次元萌畫風——從教科書,到文學名著,甚至連政府機關都在利用萌化擬人來吸引關注。萌文化征服日本,並滲透到日常生活已成定局。那麼二次元在日本普及到怎樣的程度?這種萌文化獲勝的現狀,到底是如何達成的呢?就讓我們一起探究一下的吧。

1. 這個萌過頭的日本

前一陣有日本網友發牢騷,說「現在這個世道,萌畫風是不是氾濫過頭了?不管是企業還是社會團體,都理所當然地製作各種萌畫風廣告,多到讓人頭疼。對我來說,這種東西在小網站獨自享受就好了,但現在卻到處都是……」。

鈴鹿市圖書館的海報

這番發言得到很多人響應,有人接著補充說埼玉縣警察也很真格,宣傳預防詐欺的海報,已經在用相當專業的萌角色了。

海報人物來自《浦和小調》,是一部宣傳埼玉縣的地方動畫

從鐵道吉祥物裡,也可以看出時代的變化

另外這幾年裡,地方旅遊宣傳利用動漫作品「聖地效應」的商家越來越多。也有阿宅感嘆「雖然我喜歡這種畫,但和家人一起旅行時看到這些東西,眼神還是不知道往哪裡放。觀光景點能不能別這麼搞了」。

萌文化排頭兵,各種深夜動畫也在漸漸深入現實

萌文化的流行不止體現在政府或景點,課堂上的英語教科書《NEW HORIZON》最新版插畫也變成了萌畫風。書裡的Ellen Baker老師,也因為出乎預料的萌度一時之間成為熱門話題。

翻開教科書,字裡行間到處都是「教書育人」。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一個字是「萌」!

歷代中學英語教科書的Green、Brown、Ellen老師

不少人感嘆時代變了,如果當年是Ellen老師,英語成績說不定就更好,但也有人表示自己還是懷念線條簡潔的Green老師。

不只在商業領域,高大上的藝術拍賣品市場也能看到萌畫風的蹤影。村上隆這批專注動畫POP風的藝術家,在拍賣市場也拿到了很好的成績。下面出自村上隆弟子「Mr.」的萌系藝術畫,就曾在拍賣會裡賣到上千萬日元。

然後討論中還有人提到,這種萌化風潮不止停留在日本,法國、美國的很多新興動畫也有萌元素的影子,甚至連老牌的迪士尼都在順應市場改造風格。萌作為一個概念,已經相當國際化了。

迪士尼官方萌插圖,與4ch外國人玩的漢堡包萌化

2. 萌畫風為何風靡日本?

那麼,為什麼在日本二次元萌文化的影響力會如此廣泛,遍布各處呢?

首先是時代的變化。有日本網友說和以前不同,現在的小孩子完全不對動畫、漫畫感興趣的成了極少數。長大成人後依然還對動漫抱有興趣的人也多了,萌畫風的潛在客戶為數不少。根據統計,在日本書籍市場里三分之一的銷售額是漫畫或漫畫雜誌,如今的動漫已經很難稱之為「邊緣亞文化」了。

幼兒向動畫的風格,其實也一直很前衛

此外萌畫風流行的一個技術原因,就是脫胎於動漫的「萌畫風」表現手段豐富,對讀者而言更易理解。這種優勢,可以用一本叫做《我是她,她是我》的兒童小說來說明。這本書的舊版封面,是那種「因為是兒童小說,所以插畫也像小孩塗鴉」的傳統風格。

而這本書在角川出新版後,封面畫風變成了這樣——

雖然主觀角度到底那個更優秀不好說,但在「說明劇情」這點上,明顯是新封面優勝。新版封面人物表情生動,肢體語言豐富,一眼就能理解「男女兩人交換了身體」的主題。不但直觀,表現力也強了很多。如果同題材動畫電影《你的名字》用簡筆劃講故事,說不定連投資都拉不到,就更別提大賣了吧?

萌系虛擬角色,還能成為專為商品存在的完美角色。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被稱為「萌繪商品祖宗」,最初發售於1974年的「小梅」酸梅糖了。

由漫畫家兼插畫家林靜一設計包裝的這款糖果,包裝上印刷的是出生在明治時代,名為「小梅」的15歲少女。這系列的巧妙之處,就是印在包裝紙上的短短詩句,連起來是個頗為壯大的時代戀愛故事。

「小梅年芳15,螃蟹座B型血,性格有些內向」

「小梅把自己對初戀'真'的情意,寫進信封裡面」

「出門遊玩,想打扮得時髦一些的時候,小梅會拿著漂亮的扇子出門」……

如上圖,每顆糖上都印著一個故事片段。酸酸的酸梅糖與往昔的戀愛故事堪稱絕配,感動了不少讀者。這個奇妙的連載不但吸引了大批吃糖看故事的粉絲,還拿到了Clio國際廣告大獎。順便一提,負責《四畳半神話大系》、《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動畫人設的中村佑介,他模仿林靜一畫風也是受到了這款糖果的影響。

中村佑介給林靜一的賀圖

用萌作品來當宣傳材料的另一個原因,就是與真人相比二次元人物「出場費」要便宜很多。與要求很多的真人明星相比,虛擬人物在投資低的同時,知名度與吸引力卻可能更大。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