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鋼彈都不行了,鋼彈The Origin監督安彥良和訪談

2018年09月05日     9,018     檢舉

作為初代鋼彈動畫的角色設計和作畫監督, 安彥良和與富野由悠季一樣也是鋼彈動畫的締造者之一, 後來安彥良和還自己創作了 UC 0079 的前傳漫畫《鋼彈 The Origin》,

在《鋼彈 The Origin》動畫中擔任總監督。 相較於富野大光頭學生時代對於學生運動沒什麼感覺相比, 安彥良和在當時日本學運風起雲湧的時候積極參加了相關活動, 還經常參加日本共產黨青年組織的活動, 也因為參加學運被日本警方逮捕過, 但正是因為被警方逮捕反而成為了安彥良和進入動畫行業的契機。 在今天東洋新聞刊登的安彥良和專訪中, 他自己回顧了這段歷史, 同時提出了現在的日本動畫被遊戲所控制, 最近劇情遊戲化的鋼彈作品與自己所理解的鋼彈完全相反。 安彥良和還提到最近的鋼彈動畫, 只不過是毛孩子就以自己為世界中心, 談戰爭要改變戰爭, 結果只讓世界變得更殘酷。

安彥良和回顧自己那段參加學運的歷史時表示;當時有過被逮捕經歷的學生運動家有很多,

其中有不少人無法正常的參加工作於是就逃入了亞文化的世界當中, 自己也是那其中的一人而已。 當時全球規模的年輕人唱著資本主義的反調, 我們也並非少數派, 但是封鎖了自己母校卻什麼都沒改變, 之後受到了退學處分在人生失意當中就要尋找賺錢的方法, 正好看到了動畫製作公司招募養成所學生的廣告, 因為自己初中和高中時的夢想就是成為漫畫家, 所以就把自己畫的兩冊大學筆記份量的漫畫參加了錄用考試, 在 1970 年的秋天通過了考試正式進入動畫行業

——不是為了追夢而是為了勉強維持生計入行

安彥良和:成為一名漫畫家需要有突出的才能才行所以很困難, 但是動畫的話是幾十個人聚在一起做一部作品, 這樣的話自己也能賺到不少錢, 動畫行業是一直在工作, 除了夏季假期和正月假期外一直在工作, 如果是抱著夢想進入動畫行業的話, 或許夢想就幻滅了, 但是因為我入行時本身就沒什麼期待所以我挺堅強的, 工作的話被嚴格對待也是自然的。 漸漸的對自己有著不錯評價的人變多,

於是就不僅只是畫原畫與上色, 還參與到分鏡繪製、畫面演出等和動畫作品整體有關的工作當中, 這個行業就是隨著自己不斷升級, 工作就會變得更有趣, 這個工作令人無法割捨, 在這之中我遇到了改變自己命運的鋼彈動畫。

鋼彈動畫劃時代的一點是世界觀中沒有所謂「正義的戰爭」, 當時的套路是反派秘密組織來襲正義的夥伴們來守護大家, 但鋼彈動畫中沒有什麼敵人與夥伴, 沒有什麼正義與邪惡, 就是作為戰爭來描寫戰爭。

——伴隨著鋼彈的走紅, 你自己有什麼變化嗎?

安彥良和:我們這些參與初代鋼彈動畫製作的大多數人是時代的寵兒, 鋼彈走紅後自己也很得意, 在公司裡走路也變得闊步前行, 超越了坐在自己身邊的前輩, 自己的名字放在企劃中成為了從事創造性工作的「動畫作家」。 然而很快就被打臉了, 包括《Arion》在內等很多我作為「動畫作家」在 80 年代參與的動畫作品, 大部分都沒什麼人氣, 另一方面在 1984 年宮崎駿推出了大熱作品《風之穀》, 宮崎駿等真正的「動畫作家」在那個時代崛起, 本來就是沒什麼愛而入行的我, 自然是勝不過宮崎駿這樣真正喜歡動畫的人。 漸漸的自己也接不到什麼工作了,

因為自己被打上了虎頭蛇尾的標籤, 漸漸的失去了工作, 但自己有對別人說不出求人的話, 結局就是暫時的金盆洗手。

——但如今您又回到了動畫行業,今年秋天您自己擔任監督的《鋼彈 The Origin》動畫的最新話也要上映

安彥良和:從動畫行業金盆洗手後,90 年代我作為一名漫畫家,致力於古代史主題漫畫,也獲得了讀者的反響,想要畫歷史題材故事劇情的點子很多,當時 Sunrise 的社長問我要不要畫關於初代鋼彈的漫畫,當然一開始我是拒絕的,這不是玩笑,自己已經與鋼彈系列脫節了。但雖說如此,我也認識到了一部分人對鋼彈作品理解上的違和感,鋼彈動畫中有著如同超能力一般的新人類,主人公也具備新人類的力量,而關於新人類的解釋被歪曲了,鋼彈是從宗教中解脫而覺醒的新人類拯救世界的故事。

實際上歐姆真理教事件發生的時候,有論調稱鋼彈和歐姆真理教是重合的。但鋼彈和歐姆真理教完全不同,沒有什麼覺醒者,人類無論到去哪裡還是人類,鋼彈講述的是在廣闊的世界中,渺小的人類如何生存這樣現實般的故事,不知不覺間鋼彈被理解成了超凡的人類特別的人類的故事,鋼彈被以「天選之人」思想理解,這很危險。

於是我就下定決心要把自己理解的鋼彈展示給世人,當然我這也是獲得了原作者和初代鋼彈動畫監督富野由悠季的許可,將多餘的部分刪掉增加一些必須補充的內容,富野由悠季對此就說了一句話「做出來給我看看」

——對於最近的動畫也有危機感嗎?

安彥良和:最近的動畫越來越被遊戲所支配,劇情遊戲化,在遊戲中玩家是上帝,遊戲的世界是以玩家為中心旋轉,遊戲中就算死了也可以讀檔重來,玩家的水準不斷提高就可以挑戰更高的遊戲舞臺,最後在遊戲中玩家接近於神的存在,獲得美女、寶物,這與我所理解的鋼彈世界是完全相反的。很遺憾的是最近的鋼彈動畫也在變得遊戲化,打著鋼彈系列的名號,向觀眾普及的是另一種遊戲化的鋼彈動畫,只不過就是個小毛孩子,就以自己為世界的中心講戰爭,硬要改變世界,要說改變了什麼的話,就是世界魔物化了。

——在恐怖主義與民族主義蔓延世界的現代,動畫作家應該如何認識世界呢?

安彥良和:社會主義思潮衰落後,暫且世界迎來了資本主義勢力增長,全球化萬歲的時代,但現在美國特朗普政權崛起。反歐盟、排外主義盛行,全球化也遭遇反對,所以才有了特朗普政權,結果就是資本主義現在也不正確,但是也沒有能夠取代資本主義的社會制度,雖然並不是很贊成,但對世界的看法是「雖然很悲傷然而只能走全球化這條道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