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石窟藝術的巔峰——阿旃陀石窟,據說玄奘也去過

2018年09月13日     2,568     檢舉

大約200年前,馬德拉斯軍團的一隊英國士兵進入深山中獵虎時闖入印度中部奧蘭加巴德北部湮沒已久的阿旃陀石窟群。一位軍官在某支提窟(第10窟)的石柱上留下了到此一游的題記:「約翰•史密斯,第二十八騎兵隊,1819年4月28日。」

阿旃陀石窟位於印度孟買東北方,在公元前2世紀至9世紀之間被建造,是印度最珍貴也最大的佛教石窟遺址,但是卻在被使用9世紀後突然被廢棄。

阿旃陀石窟群總長達500公尺,是印度最重要的佛教石窟。石窟群總共由29個洞窟組成,內部有非常豐富的雕刻和壁畫,文化價值極高。

阿旃陀第10窟建於公元前1世紀,石窟的形制和外觀基本模仿當時的地面木結構建築。

第10窟外壁的龕像,為公元5世紀末期添鑿。

今天看來,這個英國人頗有些鑑賞力。因為阿旃陀第10窟雖然規模不大、樸實無華,卻是全部29座石窟中年代最古的一座。它和相鄰的9、12和13窟都開鑿於公元前1世紀到公元2世紀之間。當時,佛教大興,中印度的德干高原上掀起了開鑿石窟寺的熱潮。英國人沒有料到的是,這個偶然發現居然改寫了印度乃至全世界的古代藝術史。

第1窟龕門右側的觀音菩薩像,是阿旃陀壁畫的代表作。

第10窟窟內廊柱之上的說法圖。

從公元2世紀下半葉開始,在中印度,佛教的發展陷入低潮。直到公元460年,訶梨西那(Harisena)成為伐卡陀迦(Vakataka)王朝的統治者,情況才發生改變。作為古印度最偉大的帝王之一,訶梨西那統一了中印度。作為虔敬的佛教徒,他推動了佛教的再興。很快,空寂已久的山谷中又響起斧鑿之聲。

第16窟內景。

第2窟主龕。

第4窟的主龕外雕刻了六尊立佛,反映了當時日漸興起的七佛信仰。

462年,訶梨西那在阿旃陀開窟造像,今天最為華美的第1窟就是他的功德。隨後,大臣、高僧和土邦的君主們紛紛效仿。和早期民間開鑿的四座石窟不同,新開的窟寺都是皇家和權貴們的營建,其規模和等級和老窟有著天壤之別。其時,北方的笈多王朝已經江河日下,而盛極一時的伐卡陀迦王朝卻將龐大的國家財力投入到熱忱的石窟營建之中。由此,笈多王朝所開啟的印度藝術的黃金時代被推至了巔峰。

第11窟主龕內的釋迦說法像,其最初的設計是一座佛塔,中途改為營造佛像。這表明,在中印度,崇拜佛像的風氣是從5世紀後半葉開始的。

第11窟內景。

可惜,成敗興衰懸於一人,轉變只發生在一夕之間。477年,訶梨西那離世,強大的王朝瞬間風崩離析。翌年,戰爭又起,石窟的開鑿已難以為繼。480年的年末,不知因何原因,阿旃陀本地的僧侶和信眾突然全數逃離。今天,石窟留下的許多證據都表明,工程是突然停止的。所以,除了少數幾座洞窟大致完成,其餘都是沒有完工的半成品。即便如此,這個未及完成的藝術傑作,也已足夠的驚世駭俗了。

第1窟窟頂天花上描繪的化生童子。

第19窟是一座支提窟,雖然延續了佛塔崇拜的傳統,但塔的正面開佛龕,側面出現脅侍菩薩,體現了大乘佛教的信仰。

在國內學界曾有一個普遍的說法,《大唐西域記》中的摩訶剌侘國東境的阿折羅伽藍和石窟就是今天的阿旃陀(見季羨林《大唐西域記校注》)。

三藏法師記述說,「國東境有大山,疊嶺連嶂,重巒絕巘。爰有伽藍,基於幽谷,高堂邃宇,疏崖枕峰,重閣層台,背岩面壑,阿折羅〔唐言所行。〕阿羅漢所建。

…… 伽藍大精舍高百餘尺,中有石佛像,高七十餘尺,上有石蓋七重,虛懸無綴,蓋間相去各三尺余。聞諸先志曰:斯乃羅漢願力之所持也。或曰神通之力,或曰藥術之功。考厥實錄,未詳其致。精舍四周雕鏤石壁,作如來在昔修菩薩行諸因地事。證聖果之禎祥,入寂滅之靈運,巨細無遺,備盡鐫鏤。伽藍門外南北左右,各一石象。聞之土俗曰:此象時大聲吼,地為震動。昔陳那菩薩多止此伽藍。」

《大唐西域記•卷十一•二十三國》有學者據此推測,書中之伽藍即今日阿旃陀的第26窟。

第26窟是一座塔堂窟,由高僧Buddhabhadra主持開鑿。

第19窟窟門左側的浮雕《羅睺羅授記》,和右側圖像相似的《儒童本生》相對。

但玄奘真的去過阿旃陀嗎?據我們的觀察,《大唐西域記》中所記載的阿折羅大伽藍和阿旃陀的現狀相去甚遠。首先,阿旃陀的所有石窟(包括第26窟)內部並無大像;而且,只第16窟兼有精舍窟及窟外石象這兩個要素,但窟內四壁繪以壁畫,並無雕鏤。

目前,越來越多的學者分析認為,阿旃陀石窟內並沒有480年以後繼續開鑿和修繕的痕跡。也就是說,石窟被徹底地廢棄和遺忘了。如果此說可信,那麼,玄奘法師於公元637年的那次遊歷是不可能訪問過阿旃陀的。

第6窟是唯一的雙層窟,這是上層禪室中的造像,據說是478年皇家工匠撤離後不久,由民間工匠添鑿的。

第6窟下層休息著的春遊少年們。